TEEN MONSTER

我的生活—2

        前期铺垫比较多,感情线是高祁

        吃完饭后,祁同伟去了附近山上的寺庙,他静静地站在神像的面前,回想起前世的自己,拼尽全力,用尽心思,依然是别人眼里的笑话,依旧得不到他想要的,他厉声开口"他们说你救济被困在地狱中的人,可是我呢?在我放弃尊严的时候,你在哪里?在我越陷越深的时候,你在哪里?在粱璐洋洋得意的时候,你在哪里?"

        "阿弥陀佛,施主,平心静气"一道苍老但有力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祁同伟转身,一位和尚站在那里,慈眉善目

        "抱歉,是我唐突了"祁同伟放柔声音,不复刚才的疾声厉色

        "施主身上的戾气很重"和尚说话时似乎是一直在笑着,但好像又没有,这让祁同伟想起了他的老师高育良,一样的慈眉善目,但在那之下又是千差万别"贫僧想您一定是经历过了诸多事,才会有与之年龄不符的戾气和刚才的责问"

        "是啊,经历了太多事情,像是做梦一样"祁同伟说 

        "人生在呼吸之间"和尚顿了顿"施主不应执迷于过去,不宽恕众生,不原谅众生,是苦了施主自己啊!"

        "苦了我自己吗?"祁同伟想哭,但他却笑了出来"您能告诉我,毁了我一生的人,我也能原谅吗?"

        "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不要光埋怨自己多病,灾祸横生,多看看横死在你刀下的众生又有多少?"和尚没有直接回答祁同伟的问题,但这句话让祁同伟的心抖了一下

        他埋怨上天不公,所以他和赵公子同流合污,贪污,暗杀,他从被害者的身份到加害者的身份,切换的真是游刃有余,心安理得啊!祁同伟蹲下身子,嚎啕大哭,憋在胸口的气随着呜咽的声音一点一点地消散

        偶然来寺庙拜佛的高育良看到自己的得意门生哭成这样,他心里不是滋味,他知道粱璐的父亲,他的老师,要替自己的女儿拿下这个意气风发的学生,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但是,是做不了,还是不愿做?自私吗?

     
        时间过得很快,祁同伟离毕业的时间越来越近,但他却一点都不惶恐,倒是听到了消息的陈海急起来了,这天他拦住要外出的祁同伟
  
       "你知道梁老师她--"陈海看到祁同伟的眼睛,那双顾盼生辉的眼睛,他就说不下去

       "我知道"祁同伟只是笑着"但我不会屈服的,别担心我,就是对不起你姐了,这辈子,我们无缘了"
      
        陈海永远记得那天祁同伟对他说的那句话,後来的陈海接触过很多有权有势的人,他们哪一个没有向更高的权利屈服,每每想到这里的时候,他不得不感慨一句天意弄人啊!


      

评论(10)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