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N MONSTER


        每天都在后悔着什么,就连做梦也是在弥补后悔

        相比之下,比前几个月好多了,可能是因为出来玩没那么多要顾虑的事情,但是我还是得去面对一些不得不面对的事情,所以,更郁闷了,但大多时候,我还是想活下去,很多动力,但是灰暗也占了很大一片,我还是想逃避,避开现在的苦恼,想一想未来的日子,全是幸福,但是,我真的能到未来吗?
 
7.11

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那就加油吧,即使天高水寒,路远马亡

鲜明的对比,一个努力幸福的生活,一个毫无希望的生活,可是其生活本质都一样,毫无未来可言

我的生活-14 结局

         赵瑞龙知道自己跑不了,所以他越狱出来不是为了
跑出国外,他要报复祁同伟,报复叛徒,他要让当权者
看看祁同伟怎么死在他手上的,所以他让老虎在现场放
了摄像机,将即将发生的一切在线传输到省公安厅里

         省公安厅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沙瑞金,高育良,等该来的人都来了,他们都在指挥中心等待着消息,侯亮平和陈海已经带着人跟着ip地址前往抓捕了

         指挥中心的人在显示屏里看到了祁同伟,祁同伟还没醒,被绑在椅子上,赵瑞龙拎着一桶水入镜了,他把一整桶水从祁同伟的头上浇下去,祁同伟醒后连挣扎都没有,他只是眨眨眼睛"赵瑞龙,真的是你"

         "是我"赵瑞龙把水桶扔到了一边,突兀的声音让指挥中心的人心里一抖"见到我是不是很惊讶?"

        "不惊讶"祁同伟甩甩头,把水珠都甩掉下去"你来报复我我也不惊讶,我知道你报复心特别强,所以今天的结局我早就料到了,真是到了,我倒安心了"

         "祁厅长,我该怎么说你"赵瑞龙摇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还真是无私啊"

        祁同伟不再说话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赵瑞龙也不自找没趣,转身去准备东西了,在他走了三四步远的时候,祁同伟用戒指上的钻石割断绳子,从旁边顺
手抡起一根棒球棍打晕了老虎,而手枪的上膛的声音也在背后响起

         赵瑞龙握着手枪,即使是在指挥中心的人都能看到赵瑞龙手臂的抖动幅度,他是第一次为了生命拿起枪,他能不抖吗

         祁同伟瞅准时机,冲到赵瑞龙的面前,抓住赵瑞龙的膀子往墙上撞去,枪掉到了地上,祁同伟把它踢到一边,顺手把赵瑞龙铐到了楼梯扶手上

        "祁同伟,祁厅长"赵瑞龙不挣扎,看着祁同伟笑了起来"你当不了英雄了,你等不到你的同志来的时候了"

        祁同伟低头,他的衬衫上渗出了血迹,刚刚赵瑞龙开枪打中了他,他忍着疼痛走到老虎身边把老虎也铐好,最后他躺到了地上

        "英雄?谁当我是英雄?"祁同伟望着天花板

        "连命都不要了,就为了抓住我,这还不是英雄?"赵瑞龙不懈地一笑

        "他们只是把我当成是恪尽职守的警察,他们不愿意相信我,只有海子相信我"

         "你想到你今天这个样子了吗?"赵瑞龙问

       祁同伟吐出一口血沫"从一开始调到汉东我就猜到了今天这个样子,我知道我不一定能活着回去,正好,我也不打算活着回去了"

        "你不怕死?"

         "死?"祁同伟笑了,更多的血沫从他口中冒出来"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寂静的房间中只有他的抽气声

         "所以死不死都没关系了"

           指挥中心一片寂静,什么样的伤都能治好,即使是死了的人在超级英雄的世界里都可以复活,可是唯独心死了的人,没人能治,无药可救,高育良缓缓闭上眼
睛,是他,害了他

          侯亮平和陈海赶到的时候,祁同伟神情已经恍惚了,在陈海抱起他的时候,他挤出一句话"海子,对不起,海子,带我回家吧"

          又一次地,医生们鱼贯而出,还是上次诊断陈海的医生,他摘下口罩

         "病人的伤势凶险,加上病人的求生意愿很微弱,怕是度不过危险期,你们还是做好准备吧"

         一句话像是下了死刑,几个人的心都沉了下去

         这件事影响很大,报纸上有这件事,电视上也有,中央有一大群官员要过来慰问,但是被人拦住了,那人说"人家危在旦夕,你们过去是捣乱,没有真心诚意还
是安心本分地呆在这吧"

        上海那边来人了,来的是祁同伟的同事,一男一女,男的姓刘,女的姓王

         男的说,我和我们局长从刑警就是同事了,做刑警的时候,局里的人都奇怪,他一个汉东人怎么跑上海来工作了,我们以为他是官二代,想到哪到哪,后来我们才知道他能当刑警还是他拿命换来的

         我们局里当时有几个刚毕业的小年轻整天抱怨当刑警苦,知道了他的事后,个个都安生了,他们一毕业分到的不值一提的工作,是老祁拼了命也差点都换不来的

         你们知道吗?当时局里的人都在骂那个叫粱璐的女人

         坐在一边的钟小艾刚想说话辩解什么,老刘继续说了,那事也不是老祁说的,是我们偷听到的,自己的权利被别人生生剥夺了,我们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捱过来
的,那个叫粱璐的为了报复男性社会,逼得老祁无路可走,真他妈任性,可老祁没有任性的权利,他只有一丝丝地幸运,所以他不拿自己的命当命,他说他的命是赚
来的,多活一天就回本了

        他没有老婆,没有孩子,就那么孤零零的,他年轻的时候有不少女孩追他,漂亮的,有钱的,家里有权的,他从来没答应过,他有一个初恋,应该姓陈,那女
孩的照片他至今都留着,他这么好的人,怎么就没什么好运那

         高育良拿着祁同伟的手机翻来翻去,最终翻到了祁同伟的日记,每一篇都是简简单单的记叙,高育良看着这些日记,他看到了祁同伟对他的失望与日俱增,他看到了祁同伟逐渐心灰意冷,他看到了自己的自私

         时间过得很快,两个星期过去了,祁同伟被下病危通知书下了三次,医生都说不可能有救了,但是,在祁同伟身上发生的事都没有绝对性,他在两个星期后醒过
来了,最先发现的小皮球穿过医院走廊,大声叫着护士医生,护士医生又一次鱼贯而入,这次带着的是所有的希望

        祁同伟醒的第二天,楚子安来了,祁同伟盘着腿坐在病床上说,"我想回上海"

       "好"楚子安摆弄着桌上的盆栽"还回来吗?"

        "不回来了"祁同伟昏迷的时候,他看到了很多东西,他看到了前世高育良做的每一件事,听到了高育良说的每一句话

        侯亮平才是我最喜欢的学生

        我建议,击毙祁同伟
  
        此处已非留恋地

       "那边才是我的家"祁同伟补充了一句

       "同伟"楚子安看出了祁同伟对这里的失望,他说"别活得太累"

          我们究竟是有多无力,没去拉住身边的人,看着他掉入深渊,最后充当正义使者,消灭他,但是我们真的无力吗?我们只是不愿意伸出那只手而已,就像祁同伟身边的人一样,看着他走入了深渊

      后来,祁同伟回了上海,仕途很顺,没有人难为,没有人挡道,他成了汉东人民心中的英雄,然而这位英雄再没踏进汉东半步

сука, блядь, умереть

我的生活-13

         祁同伟掉头去了高老师家

          "老师,您找我什么事?"祁同伟一进门就问

           "同伟啊,我今天就是想问你"高育良缓了一下"丁

义珍是你放走的吗?"

         祁同伟站在原地,苦涩的味道在嘴中蔓延,一直到

胃里,到全身,他扯起嘴角"老师,我说我没有您信吗?"

         高育良没有回话,但祁同伟已经有了答案,他不

信,是啊,他那么自私的人不会信的,他只信他自己

         "老师"祁同伟敛起笑容"丁义珍是我放走的,而且,陈

海也是我找人撞得"话音刚落,一耳光甩到了祁同伟脸

上,祁同伟被打的一个踉跄,勉强站稳后,他抬起头,

红色的掌印浮现在他脸上"老师,我"

          "别叫我老师,我什么时候有你这样的学生?"

          "老师,这要怪就怪陈海他命不好"'啪'又是一巴掌,

祁同伟偏正头接着说"就像我当时被粱璐看上,怪不了

别人"

        "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陈海

是怎么对你的,你又是怎么对他的?"高育良站了起来,

声线也陡然高了起来

          祁同伟看到高育良这个样子,他只想笑"老师,当

初粱璐那么对我的时候,你有这么跟她说过话吗?你有

像今天这样指责我一样指责过她吗?我害了陈海,你们

所有人说我狼心狗肺,但是粱璐害了我,你们谁骂过

她?你们都说粱璐可怜,被人辜负,可我明明才是受害

者"祁同伟怒极反笑"我明白了,从我从娘胎里出来的那

一刻,我永永远远是加害者,我永永远远是被指责的那

一个"

         房间一时寂静无声,祁同伟摇摇头,看来师生情谊

也就到此为止了,祁同伟抹了把脸,在走之前他弯腰

90°鞠躬,至少他大学的那几年,高育良是真心待他

          然而他看到了什么,一个红点,他伸手拿住了发

射红外线的东西,是窃听器

          "这是侯亮平给您的?"祁同伟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高育良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老师"祁同伟的心一下子空了,他想问问高育良为什么这么不信任他,但他还是没问出口,只是说了"回见"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但是当

我们丧失了一切的时候,还能得到什么?只能失去更多

的东西,甚至人性

          祁同伟直接去找了沙瑞金,在去之前他给沙瑞金

通了气,他到的时候,会议室已经有了一些人,季昌明

在,赵东来在,侯亮平也在

          祁同伟朝几人点点头,坐到沙瑞金旁边,将手中

的档案袋放到会议桌上"这里面都是我搜集的赵瑞龙以

及与赵瑞龙有关的官员的犯罪证据"直愣愣地望着牛皮

袋,祁同伟继续说,声音轻飘飘的"陈海等会就能过

来,医院里还有些手续要办"

         沙瑞金看着祁同伟脸上的红印再加上祁同伟无精打

采的样子,他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对其他的三个人

说"祁同伟同志是我们的线人,一直在搜集赵瑞龙的犯

罪证据,陈海同志也是在配合祁同伟的行动"

          后来沙瑞金说了什么,祁同伟一句没听进去,当

沙瑞金说完了该说的,祁同伟以身体不适为由先离开

了,侯亮平想跟上去,但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去

        像祁同伟说的一样,没有一个人跑的掉,赵瑞龙看到那些证据后,他只说了一句话

        "祁同伟是你们的线人,是吧?"




          反腐胜利,所有人都很开心,汉东也浮现出前所

未有的生机,但祁同伟最近过得很糟,每天晚上睡觉

时,他都会做噩梦,梦到前世的场景,梦里的人奇形怪

状,每个人都在剥他的皮,吃他的肉,每天,祁同伟都

是带着恐惧入睡,又带着恐惧醒来

            最恐怖的是那些噩梦一个比一个真实,真实到祁

同伟已经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了,祁同伟的黑眼圈一天

比一天重,他的精神状况也一天比一天差,这是长时间

不睡觉的后遗症,所有人都在担心他,但这些担心根本

阻止不了什么

         高育良给他打过电话,他接了,也只是敷衍过去,

侯亮平来找他喝酒,他也就以身体原因推掉,只有他和

陈海,小皮球一起的时候他才能好受些,这种时间也很

短,陈海曾经提出要小皮球和他住几天,他拒绝了,他

的状况连他自己都照顾不好,更别说再加上一个孩子了



             赵瑞龙越狱了
       
          某天晚上,祁同伟在家接到了厅里的电话,他换

好衣服就准备往厅里赶,但是刚出门,他就被人打晕

了,昏迷的前一刻他看到了老虎和赵瑞龙,就说嘛,赵

瑞龙这个猪一样的队友没可能独自越狱成功,原来还有

老虎帮着,祁同伟想

对自己没信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