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N MONSTER

我的生活-13

         祁同伟掉头去了高老师家

          "老师,您找我什么事?"祁同伟一进门就问

           "同伟啊,我今天就是想问你"高育良缓了一下"丁

义珍是你放走的吗?"

         祁同伟站在原地,苦涩的味道在嘴中蔓延,一直到

胃里,到全身,他扯起嘴角"老师,我说我没有您信吗?"

         高育良没有回话,但祁同伟已经有了答案,他不

信,是啊,他那么自私的人不会信的,他只信他自己

         "老师"祁同伟敛起笑容"丁义珍是我放走的,而且,陈

海也是我找人撞得"话音刚落,一耳光甩到了祁同伟脸

上,祁同伟被打的一个踉跄,勉强站稳后,他抬起头,

红色的掌印浮现在他脸上"老师,我"

          "别叫我老师,我什么时候有你这样的学生?"

          "老师,这要怪就怪陈海他命不好"'啪'又是一巴掌,

祁同伟偏正头接着说"就像我当时被粱璐看上,怪不了

别人"

        "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陈海

是怎么对你的,你又是怎么对他的?"高育良站了起来,

声线也陡然高了起来

          祁同伟看到高育良这个样子,他只想笑"老师,当

初粱璐那么对我的时候,你有这么跟她说过话吗?你有

像今天这样指责我一样指责过她吗?我害了陈海,你们

所有人说我狼心狗肺,但是粱璐害了我,你们谁骂过

她?你们都说粱璐可怜,被人辜负,可我明明才是受害

者"祁同伟怒极反笑"我明白了,从我从娘胎里出来的那

一刻,我永永远远是加害者,我永永远远是被指责的那

一个"

         房间一时寂静无声,祁同伟摇摇头,看来师生情谊

也就到此为止了,祁同伟抹了把脸,在走之前他弯腰

90°鞠躬,至少他大学的那几年,高育良是真心待他

          然而他看到了什么,一个红点,他伸手拿住了发

射红外线的东西,是窃听器

          "这是侯亮平给您的?"祁同伟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高育良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老师"祁同伟的心一下子空了,他想问问高育良为什么这么不信任他,但他还是没问出口,只是说了"回见"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但是当

我们丧失了一切的时候,还能得到什么?只能失去更多

的东西,甚至人性

          祁同伟直接去找了沙瑞金,在去之前他给沙瑞金

通了气,他到的时候,会议室已经有了一些人,季昌明

在,赵东来在,侯亮平也在

          祁同伟朝几人点点头,坐到沙瑞金旁边,将手中

的档案袋放到会议桌上"这里面都是我搜集的赵瑞龙以

及与赵瑞龙有关的官员的犯罪证据"直愣愣地望着牛皮

袋,祁同伟继续说,声音轻飘飘的"陈海等会就能过

来,医院里还有些手续要办"

         沙瑞金看着祁同伟脸上的红印再加上祁同伟无精打

采的样子,他大概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对其他的三个人

说"祁同伟同志是我们的线人,一直在搜集赵瑞龙的犯

罪证据,陈海同志也是在配合祁同伟的行动"

          后来沙瑞金说了什么,祁同伟一句没听进去,当

沙瑞金说完了该说的,祁同伟以身体不适为由先离开

了,侯亮平想跟上去,但最终还是没有跟上去

        像祁同伟说的一样,没有一个人跑的掉,赵瑞龙看到那些证据后,他只说了一句话

        "祁同伟是你们的线人,是吧?"




          反腐胜利,所有人都很开心,汉东也浮现出前所

未有的生机,但祁同伟最近过得很糟,每天晚上睡觉

时,他都会做噩梦,梦到前世的场景,梦里的人奇形怪

状,每个人都在剥他的皮,吃他的肉,每天,祁同伟都

是带着恐惧入睡,又带着恐惧醒来

            最恐怖的是那些噩梦一个比一个真实,真实到祁

同伟已经分不清梦境与现实了,祁同伟的黑眼圈一天

比一天重,他的精神状况也一天比一天差,这是长时间

不睡觉的后遗症,所有人都在担心他,但这些担心根本

阻止不了什么

         高育良给他打过电话,他接了,也只是敷衍过去,

侯亮平来找他喝酒,他也就以身体原因推掉,只有他和

陈海,小皮球一起的时候他才能好受些,这种时间也很

短,陈海曾经提出要小皮球和他住几天,他拒绝了,他

的状况连他自己都照顾不好,更别说再加上一个孩子了



             赵瑞龙越狱了
       
          某天晚上,祁同伟在家接到了厅里的电话,他换

好衣服就准备往厅里赶,但是刚出门,他就被人打晕

了,昏迷的前一刻他看到了老虎和赵瑞龙,就说嘛,赵

瑞龙这个猪一样的队友没可能独自越狱成功,原来还有

老虎帮着,祁同伟想

评论(1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