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N MONSTER

我的生活-10

         等陈岩石夫妇回来的时候,陈海已经恢复了植物人状态,祁同伟正站在窗边打电话

        "我等会儿再给你打"看到陈岩石夫妇回来,祁同伟挂掉了电话,"叔叔阿姨,你们吃完饭了?"

       "恩,麻烦你了,你是海子的同事吧"王馥真问

      "我是海子的大学校友,我叫祁同伟,最近刚调回汉东"祁同伟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王馥真"叔叔阿姨,这上面有我手机号,你们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我现在还有事,先走了"

     王馥真接过名片"那谢谢你了"

        祁同伟出了病房,直接去了院长办公室,办公室里除了院长,还有刚才做手术的医生和护士

         "张院长,人都齐了?"祁同伟把门关严
 
        "都齐了"

        "那各位,今天这事就麻烦你们了"祁同伟没找地方坐着,反正他说几句话就走"千万不要走漏风声,不然出事了,上面怪罪下来,谁也没法交代"
几个医生护士严肃地点点头,搞得就像是地下党碰头一样,但实际上不就是一回事吗

         病房内

        "这个小祁也是高育良的学生?"王馥真把名片收好

         "是,和阳阳一届,还追过阳阳"陈岩石说,看到王馥真又开口要说什么,他继续说"当年,梁书记的女儿看上了小祁,粱老头为了自己的女儿,把这小子调到山沟里当个小司法助理,这孩子也有骨气,愣是没低头,后来加入了缉毒队,身中三枪,端掉了一个毒村,后来被中央调到了上海"

        "我想起来了"旧时的记忆斑驳在眼前,阳光下,一脸正气的小伙跟在陈海身后,一声"阿姨好",声音清脆的像是青涩的桃子被掰开一样,看到陈阳后,眼睛里的光把阳光都比了下去"是个很不错的小伙,我记得阳阳也很喜欢他,怎么就没成呢"

        陈岩石没回话了,世人只看到那孩子意气风发的一面,谁又真正见过他绝望的样子呢?

       陈岩石是老革命,打日本鬼子,以命相搏的时候,都没有一个人放弃希望,即使是在他顶炸药包被爆炸的热浪烧得他痛苦不堪的时候,他都抱着希望,但是二十年前,他真真正正地看到了从青年眼里流露出的难以描述的眼神,就像是心死了一样

         从医院出来,祁同伟坐进车里,头靠着座椅,眼睛紧闭着,重活一世,他还是无法明白当年陈岩石为何不愿帮自己一把,为人民服务?秉直端正?行的正,坐的端?这全部都是借口,他祁同伟当时就不是人民了?姓粱的滥用私权的时候,怎么没见他陈岩石站出来指责?
越想越气,祁同伟直接一拳砸到了方向盘上,霎时疼的疵呀咧嘴,恰巧此时手机来电话了,是高小琴的

      "同伟,怎么样了?"高小琴的声音隐约有些担心

     "植物人"祁同伟无奈地闭上眼睛,他不想对她说谎的

      "你怎么样"

       "我?还行"

      "那,咱们去吃小龙虾吧"

           晚上八九点正是夜市热闹的时候,高小琴和祁同伟穿着最普通的衣服坐在一个路边摊,面前摆着一堆小龙虾和两瓶啤酒还有几个空瓶子

        "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走到这一步"祁同伟嚼着小龙虾,腮帮子鼓鼓的,倒是很可爱,高小琴看得不由得多吃了几个小龙虾"陈海当年那么帮我,我现在这样子,我对不起他"

          高小琴拍拍手,开始帮祁同伟剥小龙虾

          "当时如果不是粱璐,我和陈海的姐姐陈阳早就结婚了,估计连孩子都有了"

          高小琴眼神暗了暗,剥好小龙虾放到祁同伟的盘子里,静静地听祁同伟接着说

        "可是都怪粱群峰那个混蛋,害我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但是,就是粱群峰那个混蛋把我弄死,我他妈也不和粱璐结婚"

       祁同伟喝的有点多,情绪全部被暴露在高小琴面前,他纵使活了两辈子,但他永远忘不了那些任由他掉进深渊的人与事,反而记得越来越清,越来越多,有时候记忆就是这么奇怪,或许在很久很久以后,你不曾注意的细节突然被你想起来,然后成为你脚底下的一根刺,日益地消磨着你

         "上帝曾给了我一个天使,可是我把天使弄丢了,我再也找不到了"

        "当时为什么没人帮我,他们一个个自诩正义的人,但他们不还是怕粱群峰手里的权利,一群道貌岸然的家伙,不比我高尚到哪去"

        最后,祁同伟买的小龙虾几乎全被他吃了,在旁边的人心里默默地羡慕这个男的,在他们看来,男的事业上不顺心,女朋友给他剥开了所有的小龙虾,安静的听他抱怨着一切,真他妈幸福




Ps:我也真是不明白陈岩石当时为什么不帮帮祁同伟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