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N MONSTER

我的生活-9


         丁义珍跑了,远在北京的猴子发了大脾气,高育良也发了不小的脾气

        "祁同伟,我跟你说,抓不回来丁义珍,我跟你没完"高育良激动地扬起手中的笔记本

        "是,高书记"这台词和上辈子的怎么不太一样啊?祁同伟在心底吐槽

         高育良看祁同伟闷闷地答应了一声,想自己会不会严厉了,同伟刚回汉东,出了这事,责任不全在他,但是沙书记快到了,祁同伟到时候该怎么和沙瑞金交代,这让高育良很着急,他老了,快退休了,再大的事,只要不扯上贪污受贿,能对他有什么影响,但是祁同伟不一样,他还年轻,如果因为这事止步不前,那祁同伟估计是无法承受的,想到这儿,高育良就头疼,他还记得,二十年前,还是男孩的祁同伟在医院里说的那些话

         "老师,你是不是觉得我可怜"

        
         "为什么,在我被梁书记打压的时候,您一声不吭?"

 
         "为什么,没人帮帮我?"

         "您真自私,为了自己的利益,宁愿看着一个优秀青年被埋没"

         这些话,高育良后来想起来的时候,他总会努力去回忆当时祁同伟的表情,漠然,他也总会试图记忆当时他的声音,冰凉,午夜梦回之间,他总会想,如果不是楚子安,同伟当初会不会离开汉东,彻底的离开,带着对这个地方的绝望与仇恨,一并对他的怨恨,离开汉东

         当天下午,祁同伟去了山水庄园,高小琴在门口等他

        黑色的丰田普拉多在门前停下,祁同伟穿着白衬衣左手拎着西装从车上下来,对眼撞上了高小琴含着笑的眼神

        "怎么了"祁同伟扭头看了看自己"衣服上没沾东西啊!"

       "没有,就是你太帅了"高小琴笑着地说"走吧,你身上怎么有股麻辣的味?"

      祁同伟跟上高小琴的步伐"吃了麻辣小龙虾,带劲儿"

      "叫你过来吃饭,你倒好,先在外面吃了"高小琴嘴上说道,但也没有埋怨祁同伟的意思

       "哎哟,这跟赵瑞龙他们吃饭,能吃饱吗?那不都是把菜当摆设的主吗"祁同伟拍拍高小琴的肩膀"吃过麻辣小龙虾吗?没有吧,下次我带你去吃"

        "这个我真没吃过,但是我坚决不吃,太脏了"高小琴举起两只手做投降状后又放下

         "脏不脏,咱先不管,架不住好吃啊"

         "你这人真怪,别人要请我吃饭,都是挑最好的,你倒是找个路边摊就要带我去吃"高小琴觉得自己这黑暗的一生突然有了一丝的亮光,她多想抓住这道光啊,但是她又多明白这会毁了这个男人

        "嘿,那我不是和那些人不一样吗"祁同伟笑出声,绅士地为高小琴推开门"他们多肤浅啊"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包间里的赵瑞龙一口老北京腔儿地发问,有时祁同伟就奇怪,赵瑞龙这个人到底什么人啊,一会冒出一句东北人爱说的"能动手就别吵吵",一会儿就是一口正宗的老北京胡同里的味儿

        "说那些想请高总吃饭的人都是凡夫俗子"祁同伟拉开凳子,坐上去

        "这吃饭的人不都是凡夫俗子吗?"赵瑞龙不以为意的说"今天,这顿饭是我谢谢祁厅长你及时通风报信"

       "谢什么啊!咱们是一条船上的"祁同伟摆摆手,拿起筷子,"这以后,我还得靠着赵公子你啊"

       赵瑞龙笑了几声,心底踏实了很多,自从成玉峰出事后,他就觉得这事怕是不是那么简单,直到祁同伟上任后,他才松了一口气,祁同伟有弱点,他就能牵制住这个人,现在祁同伟已经和他们搅到一起了,他也没什么怕的了

        大风厂事件没有因为祁同伟的重生而消失或者推迟早,它如期而至,带来了灾祸,带来了一切的开端,祁同伟在事后和陈清泉他们见了一面

         山水庄园里的高尔夫球场是个不错的地方,上一辈子,祁同伟和高小琴打球的时候,祁同伟就想过,如果他和高小琴远走高飞,应该会去一个像这样绿草常青的地方

        "高总,赵总怎么说,我就怎么判"陈清泉谄媚地说"反正法律的解释权在我这"

       祁同伟坐在一旁一言不发,时不时地向高小琴笑笑,目光偶尔掠过放在桌上的烟盒

 
      又过了几天,反贪局局长陈海被一辆货车撞倒,货车疾驰而去,留下满身鲜血的陈海和一部正在通话的手机

       祁同伟接到消息时,正在和赵瑞龙喝茶,他连招呼都没打就冲出了会馆
   
       "现在,这祁同伟才是真正地和咱们绑在一条线上"赵瑞龙对高小琴说
        高小琴没有回话,一脸复杂的表情难以体现出她是什么心情

       赶到医院时,手术还在进行,陈岩石夫妇和高育良在外面等着,看到祁同伟来了,高育良招招手,祁同伟坐到高育良身边,这时他才发现,他的手心里都是汗

       大约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开了,几个白大褂鱼贯而出,为首的摘下口罩对正要开口的王馥真说

        "病人暂无生命危险,但在短时间内很难醒过来,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说完,白大褂带着人离开,经过祁同伟的时候,略微点点头,至此,祁同伟心里的石头彻底放下来了

         高育良带着陈岩石夫妇去吃饭,一开始,王馥真还不愿意,但知道祁同伟在这守着陈海后就去吃饭了

          祁同伟等几人进了电梯,他把病房的门一锁,连着窗帘也拉上,最后坐到了床边"海子,醒醒"

         原本面色惨白,昏迷不醒的陈海立刻睁开了眼睛"怎么样?"

       "没问题了,赵瑞龙当真了,不过你要做好准备,这一躺就至少一个月"

       "恩"陈海担心地看着祁同伟"你要小心,赵瑞龙这个人心狠手辣"

     
       "我知道,这段时间,我会替你照顾好你爸妈和小皮球的"祁同伟一开始不知道要怎么跟陈海提这个主意,总不能说,这事危险系数太大,我不能让你冒险,陈海能答应吗?但祁同伟又不能让上辈子的事重新发生,不得已告诉陈海赵瑞龙疑心太重,不这样,赵瑞龙不会彻底信他,果不其然,陈海听了这借口,立马答应了

评论(10)

热度(74)

  1. jingruoanran501TEEN MONST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