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TEEN MONSTER

我的生活-8

(之前标错了序号,应该不影响什么吧!)
         "行了,别送了"祁同伟把要准备送他的陈海推回门内"小皮球还在家"
  
         "行,那你慢点"陈海也不送了,把小皮球一个人放在家里他还真挺担心

           父子俩看着祁同伟的身影消失在空无一人的楼道里,心里难免有些孤单,小皮球拽拽陈海衣服的下摆"爸,今天晚上我和你一起睡,行吗?"

          "行"陈海把小皮球抱起来"小皮球,你又重了"

        

          祁同伟晚上睡觉时,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一直在想:如果他做了那件事,高老师会原谅他吗?毕竟这辈子的事变了太多,高老师和赵瑞龙没有了半点关系,但他和高老师却有了比上一世更深的关系,那这次,他如果陷入了淤泥,高老师会怎么做

          此时,据丁义珍案发还有一个月

           接下来的一个月中,祁同伟除了办公就是在山水庄园泡着,把和赵瑞龙有合作的官员全部摸了个门儿清,还有就是他和高小琴的关系更进一步,然而,等他闲下来的时候,他惶恐地发现他几乎有一个月没去高老师家了,正当他在办公室绞尽脑汁地想怎么找个合适的理由把高老师骗过去的时候,高育良的电话就打来了

          祁同伟在开车去高育良家里的路上,他握住方向盘的手都是抖的,车停在高育良家门前的时候,祁同伟瘫在了车座里
 
         那是他还在上海的时候,有一次局里聚餐,当天碰巧他手机还没电了,喝的酩酊大醉的祁同伟是被同事送回去的,醉醺醺的祁同伟当时拍着小同志的胸脯不停地感谢人家,按理来说,喝醉酒的人说的话,做的事,你一清醒的人就别当真,但这刺激到了已经等了祁同伟三个小时的高育良

        后来的事,祁同伟是真不想再记起来,醉的昏天黑地的祁同伟被面无表情的高育良操的哭天喊地的,现在想想祁同伟还觉得后怕

       软着腿硬着头皮下了车,祁同伟颤着双手推开了大门,客厅没人,祁同伟上了楼,高育良果然在卧室里
高育良坐在床边,看到他来了,慈祥地笑着"同伟,这几天你怎么不过来了?"

          "老师"祁同伟坐到高育良的身边,紧挨着的那种"我这不刚上任吗,工作自然忙一点"

          "忙的和赵瑞龙他们鬼混?"高育良的语气依旧很温和,脸上也看不出来什么,但是这话让祁同伟打了个寒战,高育良接着说"同伟,你不乖啊"

        高育良的手摩挲着祁同伟的下巴,祁同伟连气都不敢出,就这么忍受着带着寒意的温柔"同伟,究竟要有几次你才能不会再犯?"
         祁同伟心惊胆战地伸出舌头讨好地舔着高育良的手掌,这样的举动取悦了高育良,说话的声音也没那么渗人了"去趴着吧"

       祁同伟趴在床上,忍受着来自身体后面的冲击,那冲击似乎要把他整个人捅穿,祁同伟小声地呜咽着,高育良的亲吻落在他的后背上,他的颈窝上,当祁同伟的后背每一寸皮肤都被高育良亲吻过后,这场性事才结束,此时天也黑了,祁同伟什么也不顾,就沉沉地睡去,反正有老师呢

         高育良是被陈海的电话吵醒的,从床头柜拿过手机,连眼睛都没睁,高育良就接通了电话

       "老师,您现在在家吗?"电话那边有呼呼的风声,陈海应该在外面

        "我在,怎么了?"

          "我有些事要向您汇报一下,既然您在家,那我过来了"呼呼的风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引擎声

          "行,你过来吧,"高育良从床上坐起来,将手机放回去,他拍了拍床上的人"同伟,起来了,陈海来了"
祁同伟翻了个身,根本不想理叫他起床的高育良

         高育良无奈地笑笑,戴上眼镜,穿好衣服,就下楼去了

        陈海来的时候,高育良正在看报纸,祁同伟靠着沙发玩手机

        "海子,来了,坐"祁同伟把手机放下,给陈海倒了杯水

       "老师"陈海跟高育良打了个招呼,然后开始了正题"是这样的,猴子给我打电话说,有人举报了北京的一个干部,还涉及到我们这里的一位市长丁义珍,他想我们协助逮捕"

       "现在有证据吗?"高育良把报纸放下,神情变得严肃

       "暂时还没有"

        "那这咱们得先向省委汇报啊"祁同伟收起手机说

          "同伟说的对"高育良站起身来"我给李达康打电话,现在马上去省委那"

          几人到省委的时候,李达康也刚到,几人坐好后,陈海把情况又汇报了一遍

         "达康书记,你怎么看?"高育良问已经被气的炸毛的李达康,丁义珍可是自诩李达康的化身,现在出这事,正主能不生气吗?一想到怼天怼地的李达康现在一副吃瘪的表情,高育良就觉得天都亮了

        "我建议先规起来"李达康看着面前的老狐狸的尾巴一翘一翘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总有一天他要怼回来

         "同伟你呢"

         "我建议先拘起来"祁同伟也想忍住不笑,但功力哪有高育良那么深啊,短短的七个字就跑了音,换来达康书记的一个白眼

       "陈海"高育良看向明显也憋得不行的陈海,哎,这俩学生还是太年轻

       "拘吧"陈海也换得达康书记的一记白眼,陈海和祁同伟一对视,俩人差点笑出声来

       "那就拘"高育良心情大好的说

       祁同伟和陈海交换了个眼神,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当天晚上,祁同伟打了两个电话,丁义珍成功逃往美国,赵瑞龙真正把祁同伟当成了自己阵营的人

      一辆连独轮车都算不上的车

评论(13)
热度(64)
©TEEN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