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TEEN MONSTER

我的生活-7


         祁同伟坐在办公室里,桌上的手机嗡嗡地震着,屏幕上的号码是他再熟悉不过的那串数字
  
        手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这一次,他要怎么做?
振动声戛然而止,房间内只剩下祁同伟说话的声音

山水庄园

        "祁厅长,听说当年你被梁书记逼得去了上海,是吗?"酒过三巡之后,赵瑞龙问

        "赵公子还知道这个?"双臂覆到桌上,祁同伟身体微微前倾,看着赵瑞龙

       "当年,梁书记的女儿粱璐追你可追的是满城风雨"赵瑞龙晃动着酒杯,杯内的液体随着晃动变化成各种形态,随后被赵瑞龙一饮而尽"梁书记把你分配到小山村里,按理来说,你的命在那个时候就定了,可是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硬是改了你的命,我倒是很奇怪,那个程咬金是谁啊?"

         "和楚书记不过是一面之缘,改命,还真不至于"祁同伟露出遗憾的表情,此时,赵瑞龙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是,祁厅长是人种龙凤,命由己定"一直坐在赵瑞龙旁边的高小琴举起酒杯"祁厅长,我敬你一杯,敬你的年轻有为"

         祁同伟举起酒杯和高小琴碰了杯,你前一半的人生我无法改变,但我至少可以给你一个不错的结局,即使拼尽全力,即使拼到一无所有

酒足饭饱之后,赵瑞龙开始了真正的话题,"祁厅长,你还想往上爬吗?"

         "赵公子,这是什么意思?"祁同伟明知故问

         "明人不说暗话,祁厅长你想不想报粱家的仇?"

          "想,做梦都想"祁同伟愤恨地说

           "说白了,祁厅长你无依无靠,凭什么板倒粱家,要知道梁书记退居二线了,但是他的两个儿子现在可不是等闲之辈"赵瑞龙眯起眼睛"想想他们蔑视你的生命,他们践踏你的生活,他们逼迫你,这一切你不应该连本带利地取回来吗?"

        祁同伟望着赵瑞龙,眼底暗流涌动,他该怎么选择?他的确该将那些一点点从粱家的每一个人身上剥夺下来,但该和赵瑞龙合作吗?

         从山水庄园出来后,看看时间,还早着呢,他本来要去陈海家里吃饭,半路上赵瑞龙又叫他去赴宴,他不得不把时间表改一下,现在空下来的时间他一时不知要做什么
          去汉大,心底突然冒出来这个声音,是啊,他有二十余年没去汉大了吧,那就去看看

          走进汉大的那一刻,祁同伟觉得自己好像从来都没离开过,略微萧瑟的秋天,微风吹过,总是觉得孤身一人,总是希望有个人可以从后面拍着自己的肩膀说"同伟,回家了",现在他,似乎,已经,有了那个家

        "祁同伟?"曾经被祁同伟视作噩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祁同伟转过身,是粱璐

         "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他问,粱璐听了这话的脸色并不好,祁同伟刚回汉东的时候,有意地打听到了粱璐的生活,丈夫在外边养了个小三,夜夜笙歌,知道这些,祁同伟就放心了
     
        "这就是你最好的报应,这一辈子都找不到真心爱你的人,天道好轮回啊"

          怼了粱璐之后,祁同伟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爽,哼着小曲儿就敲开了陈海家的门,开门的是个小男孩,陈海的儿子,小皮球

          "小皮球,是谁啊?"陈海的声音顺着门缝飘了出来,然后是脚步声

        "不认识的叔叔"小皮球跑到陈海身后

        "学长,怎么来这么早?饭还没做好呢"陈海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放到地上

        "闲的无聊,就先过来了"祁同伟弯腰换鞋,再站起来时,客厅里多了一个女人,陈海赶紧介绍"亦可,这是新任厅长祁同伟,我的学长,学长,这是我们反贪局一处处长陆亦可"

         "你好"祁同伟在和陆亦可握手的同时,心里暗暗下定决心,这次他要把陆亦可给陈海盯紧了,别再让赵东来抢走了

       "祁厅长,百闻不如一见,果真是明眸善睐啊!"陆亦可倒是很佩服祁同伟,人常说,一个人的眼睛是最无法欺骗别人的,而这个祁厅长的眼里全是正气

        "爸爸"小皮球从陈海身后冒出头来,提醒着这里还有一个人没被介绍呢

         "哎"陈海拍拍小皮球的脑袋,对祁同伟说"我儿子,小皮球,小皮球,这是爸爸的学长,叫祁叔叔"

          "祁叔叔好"小皮球眼睛一眨一眨地"你也是抓大贪官的吗?"

           祁同伟蹲下身来"小皮球,叔叔不是抓贪官的,叔叔是抓大坏蛋的"

          "叔叔是警察?"小皮球歪着脑袋看着祁同伟

         "是,叔叔是警察"祁同伟捏捏小皮球的脸蛋,多可爱的孩子啊,就像他的儿子一样,收起思绪,祁同伟站起身来"得,我来帮你们做饭"

        "你会做吗?"陈海往厨房走去

         "我在上海一个人呆了二十来年,能不会做吗?"
         有了祁同伟的帮忙,一顿饭很快做完了

        

         "学长,这次回来没带回来个嫂子?"陈海的老婆去世后,陈海也没再娶,但他有小皮球啊,可祁同伟什么都没有,想想就觉得这老学长的生活不易,如果不是粱璐,没准祁同伟和陈阳连孩子都有了,一想到这,陈海就来气

         "哪来的嫂子?"祁同伟夹了一筷子的菜,从当年出了粱璐那档子事后,祁同伟一直单身,有想给他做媒的人一听那段往事也就作罢了,人家明摆地心里有了阴影,自己何必去撕开人家的伤口

       "那事过去了二十年了吧?阴影早该没了吧"陈海才不信那一套阴影理论,他的老学长有什么跨不过去的槛啊"怎么不找一个?"

         "说实话,当时在孤鹰岭我差点死了的时候,我心里就一个念头,我要是有老婆,我绝对不当警察,要不然真出了事,孤儿寡母的多难过日子"祁同伟叉起腰"再说,留下他们我也不放心,所以还是算了

         陈海被这种情绪感染了,情不自禁地说"这不还有我们帮衬着吗"

          祁同伟嘴里的红酒差点喷出来,他这学弟是不是太耿直了,他擂了擂陈海的胸"你就这么盼着我殉职啊?"

           "没有"陈海连连摇头,"我只是想说,汉东这边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祁同伟嘴边的笑容凝固住了,家,他上辈子亲手毁了自己的家,自杀的前一刻,他是绝望的,因为再也回不去,所以才会自杀的那么干脆吧

        "学长,你怎么了?"陈海看着祁同伟脸上的痛苦,担心地问

       "没什么,只是想家了"祁同伟抹了把脸,将泪水掩埋在宽厚地手掌里"还好回来了"

        吃完饭后,陆亦可陪着小皮球在客厅看电视,祁同伟和陈海进了书房谈事情,一切显得那么的和谐








   看了结局,差点哭死

评论(11)
热度(88)
©TEEN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