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N MONSTER

我的世界-6

1.高老师洗白了
2.高老师切开黑了




       "祁厅长,到了"司机对着刚刚赶到汉东的新任公安厅长说

       "哎,好"祁同伟拎着公文包下了车,随后又趴在车窗上说"小王,麻烦你帮我把我的行李放到我家里,这是钥匙"

      "好嘞"小王司机觉得这个祁厅长是他遇到最亲民的厅长了,温柔的声音,迷人的微笑,等等,他是不是跑偏了

         "您不先去休息?"被派来接待祁同伟的人跟上问

        "不了"祁同伟大步走向公安厅"先熟悉工作"

        祁同伟这次调过来是因为上任的厅长腐败被抓了,而据祁同伟所知,这个厅长和赵瑞龙他们有密切的关系,想到前几天接到的电话,祁同伟笑笑,这提前到的到底是暴风雨还是人工降雨啊?
在熟悉了厅里的人后,祁同伟回到办公室,将身上的西装换下来,穿上了他上辈子的那套制服,不曾改变的英姿飒爽,不同的是,如今的祁同伟是真真正正能配上这身警服

       下午下班的时候,祁同伟让司机直接开到高育良家里

        "您不回家休息吗?"这个新厅长不按常理出牌啊,别的厅长上任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这个祁厅长倒是忙的顾不得休息

         "不了,这次回来,我得先去看望老师"祁同伟打开车窗,让风吹进来,春风拂面,舒畅了整个人,上辈子,他忙着争权夺利,连这一点点美好都顾不得享受,真是可惜了

        一路上,本职是司机的小王当起了侦探,在祁同伟调任过来之前,小王打听到这位祁厅长在上海是个局长,这次过来还算升职了,不过按理来说,祁厅长是汉东人,还是在汉大毕业的,为什么毕业后被分配到了上海?任小王想破了脑袋都没想出个之所以然来,到了目的地后,祁同伟祁厅长满脸微笑地告诉小王不用等他,然后大步地走进了小别墅里

           "这次回来,估计以后都不会再有调动了"祁同伟喝着花茶,高育良正在书桌前练书法,听到这话,他抬起头"这样挺好的,以后你我也不用两地跑了"

       祁同伟点点头,在他刚去上海那会儿,高育良每个月都要来看他一次,留宿一晚,后来,有时候是祁同伟来汉东,有时候是高育良去上海,这些年来,也没什么人会在意这些细节,就是说起来,也不过是师生情谊深得表现,何况在祁同伟去上海没多久后,吴老师也和高老师和平离婚,同时向党做了报告,高育良和祁同伟之间这事一瞒就是二十来年

        "汉东水深,同伟,你要小心点"高育良对祁同伟这些年来的表现很满意,一直兢兢业业地,办事公正,清正廉洁

        "是,我知道了"祁同伟在心底感叹一声,他不就是冲着这汉东水深才来的吗?

        "你前任的厅长成玉峰,知道是因为什么进去的吗?"高育良从书桌前走开,坐到祁同伟对面

        "受贿"祁同伟把晾好的茶端到高育良手边,自己顺着坐在了高育良身旁"据说贿赂人是赵瑞龙,赵立春的大儿子"

         高育良的手覆上祁同伟的手"据说,所以没什么确切的证据,你知道以后该怎么做"

          祁同伟点点头,大拇指不安分地摩擦着高育良宽厚的手掌"我还听说,成玉峰这个人有个情妇,在他出事前,他把他情妇送去了美国"

          "高小凤,山水集团总裁高小琴的妹妹,这人当初还是赵瑞龙送他的,现在你做了厅长,会发生什么事,你要清楚怎么办"高育良攥住祁同伟不安分的手,另一只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还是这个学生最懂他,连茶泡的都那么合他心意,更别说其他方面了

          "是"祁同伟拖长音节,凑到高育良的颈窝边吹气"高老师,咱们要不要谈谈别的?"
高育良握住茶杯的手骤然收紧,别的?当然要谈,而且要好好'谈谈',深入地,亲密地'谈一谈'

评论(10)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