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更多

TEEN MONSTER

我的生活-5

         隔天,祁同伟醒来的时候,高育良已经起了,看到他醒了,交代了他一些事,高育良便赶回了学校

         一个人在医院呆着的确也是闷得慌,况且因为伤情不同,这辈子祁同伟在的医院和上辈子的还不是一所,所以中午的时候,祁同伟就在医院里逛起来了,逛的累了,就坐在路边的座椅上,座椅上还有一个男孩,年龄看上去或许比祁同伟还小上几岁,祁同伟在他身边坐下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祁同伟,然后又环顾四方,最后才又低下头看手中的报纸

       祁同伟心里在想着男孩奇怪的举动,一时忘了昨晚上的激烈,结果,悲剧了,一声惊呼从口中泄出来,男孩抬起头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祁同伟尴尬的笑了一笑,男孩点头,然后又看回报纸
过了一会儿,祁同伟想换个舒服的姿势,无奈,什么姿势都疼,中间也发出了不少声音,正当他羞愧地想走的时候,男孩说话了

       "需要我帮你叫护士吗?"男孩把报纸铺到腿上,看着祁同伟

        "不用了,枪伤就是疼,没多大事"祁同伟想要掩饰自己的尴尬,一不留神,就把底儿给掏出来了,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是什么机密,祁同伟也就坦然了

      "你是警察?"男孩把报纸折好,放到一边

      "是,缉毒警,这伤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的"祁同伟半眯着眼睛看着男孩,男孩长得很清秀,估计也是大学生吧!年轻真好

      "那你这是立了大功,会受嘉奖的"男孩调侃道

      "得罪了上面的人,不可能有的"祁同伟摇摇头

      "有些小恐怖啊"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却让准备就此打住的祁同伟心甘情愿地继续往下说,后来想想,这也就是经常生活在那种环境中的人才会能有的本事,年纪轻轻让人容易忽视,但说着说着就能把别人的话套出来,"我读研的时候,我的导员追我,我有喜欢的人,就一直没答应,她父亲是省委书记,我毕业分配的时候理所当然地被分到了小山村里,为了离开那里,我加入了缉毒警,差点死了,还是拗不过权力"说出来,祁同伟感觉舒服多了,虽然现在的祁同伟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但是这些话还是找不到合适的人说

       男孩出乎意料地没有愤怒也没有激动,他反而笑着问祁同伟"英雄是什么?"

     祁同伟一下被问蒙了,这不是他的台词吗?

      ”英雄是人的希望,是权力的工具"男孩直接说出了答案

      祁同伟望着男孩,突然觉得男孩的思想不像是二十来岁的孩子能有的,他刚想说什么,男孩站起身"我该走了,和你聊天很开心,我叫楚子安"

      "祁同伟"在男孩期待的眼神中,祁同伟告诉了他他的名字

       男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便走了,甚至还跳了几步,果然还是个孩子,祁同伟想

      下午,祁同伟正坐在床上思考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时候,一通电话让他偷偷地溜出了医院

         从外面回来的祁同伟站在窗边,手里捏着单薄的纸片,想起下午发生的事就像是做梦一样,他就这样被调到了上海?又看了一眼一眼纸片上的数字,再看看时间,才八点,应该不晚,祁同伟拨通了属于早上的那个叫楚子安的男孩的电话

       楚子安似乎知道发生的每一件事,所以在接起电话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调任书到了?"

        "对"祁同伟看着调任书,嘴角不知觉地弯了起来"说句不自量力的话,如果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会帮"

      "呵呵,我该怎么说你"楚子安把车驶进收费站"如果有一天我要求已经是公安厅长的你接受我的行贿,你答应吗?"

      祁同伟被问的一时语塞,楚子安仿佛知道了祁同伟的窘迫,便开口"在官场上不能许诺什么啊,心里有数就行"

     两人又聊了几句,这才挂掉电话

      挂掉电话后,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男朋友对楚子安说"这个人挺幸运的"

     "幸运?"楚子安笑起来,摇摇头"如果他真正清正廉洁的话,的确是"

      "如果不呢?"男友好奇的问

       "我爷爷会亲自清理他,到时候真的是谁也帮不了他"

      "你不正是看上了他会是个清正廉洁的官,才告诉爷爷的吗?"男友一直看不懂楚子安这个人,要说像楚子安这种名门之后的人城府应该很深,然而,楚子安大部分时间都是比较单纯的

     "你怎么知道"楚子安发动车子,引擎声让男友有些听不清他接下来的话"这不是个圈套?"










还是祁厅花走了狗屎运,但作者保证走狗屎运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剧情 与 虐高祁
楚家人就是打酱油的,不用太在意
各位有什么意见呢

评论(3)
热度(63)
©TEEN MONST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