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N MONSTER

我的生活—3

         剧情略有些改动

       在公布分配单位的那一天,祁同伟在宿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曾经做警察是你的梦想,可是你却忘记了你的原则,所以你害了陈海,害了你自己,让自己成为被世人厌恶的人,这是命运的错,它补偿了你,现在轮到你补偿他们了,为你做错的事"祁同伟的声音不大,但字字清晰,当最后一个字音结束后,祁同伟举起了右手给自己敬了一个礼,他可以等,等到梁书记退休的那一天,哪怕以后只是一个小警察局长,也比上一世来的好

       事实上,他还是被分配到了那个小村庄

       在出发之前,祁同伟想去见高育良一面,最后还是没去,他承认他自私,但是他的老师,更加自私

       

        在昏迷的前一刻,祁同伟真恨自己的乌鸦嘴,命运确实有了偏差,但为什么子弹的轨迹也能偏差?但是这下,或许能改变最后的结局呢

         权力是个好东西,它可以办成很多事,包括把冲出了历史轨道的车硬生生地拉回来

        看着床头柜上的那堆废纸,祁同伟无奈地闭上眼睛,耳边还回荡着粱璐的话"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被调回北京吗?做梦,除非你向我低头,否则你就是死也回不去,因为你的生命在权力面前什么也不是"他感觉到心又开始疼了,心脏二次停搏也只换回了权力的嘲笑和因为有权的人一句话就无效的调任通知书
        祁同伟从病床上下来,靠在床边看着浓重的夜色,自己的人生和这夜色一样黑暗,他的沉思没进行多长时间就被突兀的脚步声打断,回头看向声音的来源,是他的老师,高育良
        "老师"祁同伟恭敬地喊道
        "伤怎么样了?"高育良坐到沙发上
        "死不了"此时的祁同伟在老师面前彻底放开了,颓废之气尽然

        "怎么说话的"祁同伟出事时,高育良正在北京开会,得知祁同伟生命迹象微弱,他才突然发现他不仅仅疼这个学生,他还爱着,然而这个会议愣是拖了两天,他才得以赶过来

        "老师"祁同伟上辈子也怨过高育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些怨恨被某种情感压制了,什么情感,祁同伟也说不清,但上辈子高育良做的事让如今他心中的怨恨压制住了那种情感"我,祁同伟,真的是您最得意的学生吗?还是您只是可怜我,实际上您连多看一眼都我不愿意?"

         "同伟,你在瞎说什么?"高育良皱起眉头,他的学生不对劲

          "为什么,我被粱书记打压时,您一声不吭,为什么,没人来帮我一把?"祁同伟坐在病床上,目光望向桌上的那堆废纸,"您真自私,为了自己的利益,宁愿看着一个优秀的青年被埋没"
    
         听到这话,高育良怒火中烧,他脑海里响着一个声音:告诉他,你对他的感情,于是他几步走到门口,锁上门,又把几面窗子关上

        祁同伟还沉浸在失望的泥潭里就被自己的老师亲了,他急忙想要推开,但是刚刚从生死线上回来的祁同伟用尽了全身力气才推开35岁的高育良"老师,你—"
"我瞧不起你?"高育良眯起眼睛"你真想知道我对你什么感情,是吗?"说完,高育良抽下腰带,在祁同伟愣神的功夫,把他的双手绑在身后"那你别后悔"
      
         祁同伟从没见过这样的高育良,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瑟缩地向后蹭去,但是高育良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对着他的嘴唇亲了下去,凶猛地像野兽,祁同伟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发生,与此同时,他内心一直被压制的感情正在发芽

      高育良一直亲到了喘不过气来才放开祁同伟,看着祁同伟半张着嘴,嘴唇红艳艳的,他挑起祁同伟的下巴"现在,你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了吗?"






PS:1.你们想看祁厅花走狗屎运吗
       2.你们想上车吗?

评论(16)

热度(73)